征文作品《山水更高处,忧喜誓相寻》
发布时间:2019-05-17 浏览次数:259次

    很喜欢伏在窗台,用手轻轻撑起下颚,面对着窗外的旭日初升、黄昏日落或是满天繁星,独自安静的冥想,放任思绪翻山越岭,在悄无人处安静的生长,有时是去触碰如烟过往,有时也一不小心将未来张望,有时会开出灿烂的花儿,但更多时候是结出略带苦涩的果。

    我倚靠在窗台,闲看细碎的阳光铺洒小窗,四月里飘散的蒲公英却无声无息的乱闯,进入我的小小轩窗,就像悲伤一样,没有任何的昭示,甚至有些不合时宜的胡乱登场,叫人有些无可奈何。娴静的时光也会无由牵出心底的惆怅,来势汹汹,又无法抵挡,那是因为敏感脆弱的心灵总是禁不起任何事物的招惹,一点点的外界触动就能轻而易举将情绪拉扯。

    你听,窗外那蝉,年年岁岁,因一样的凡世景象,重复着相同的悲欢。我也如它一样,岁岁年年,因相似的故事而上演一幕幕同样的忧伤。人生在世,每个人都在做着一场有关人生的旅行,一路上有着许许多多的邂逅,但不是每一场邂逅都是憧憬中的模样,有的人,相遇后最终策马扬鞭而去,不顾溅了一身泥泞的我;有的人,伴风随雨地前来,搅乱了生活原有的平静和安好,然后他潇洒而去;有的相遇,更从一开始就不怀好意,只剩下遍体鳞伤的你……邂逅之后的离怀有百般不堪。

    与人的邂逅如此,与事又何尝不是?当我抬头仰望星空,张开双翼,炽热地去拥抱梦想,可此时夜晚不再弥漫草香、圆月也不再升起,风从四面八方呼啸涌来,暴雨拍打浇湿我飞翔的羽翼,受过的伤痛,让人很久很久不能再次奔赴梦想的那座城堡。现实,有的时候残忍到无法想象,面临生活的困难险境,不是轻轻挥手就可以做到云淡风轻,仿佛一切的一切从未发生。废墟之上重建信仰的勇气也并非轻而易举,背后也有着不为人知的辛酸苦悲。在风雨里跋涉的那么艰难,暗自努力的时光那么漫长,可世界对此视而不见,生活对此无动于衷,越努力越幸运,可幸运的降临似乎遥隔万里……

    面对那些人和事,就已经精疲力尽,可光阴还在不停的追赶,告诉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,不能在像孩子般情绪化了,要学会独自面对、独自承担,一切都要忍着,做一个懂事的大人,是不能再在大庭广众下肆意放纵的哭哭啼啼了。对生活的领悟教会我慢慢忍住泪水,忍住的时间长一秒,就意味着改变了一点点,只一点点,就再也回不到从前,无法再因为一颗糖而笑容满面。

    但岁月也能疗伤,离开的人儿,轻轻的遗忘;淋湿的羽翼,渐渐的风干,学会用一次次浅浅淡淡的转身,去换来了时光中不慌不忙的坚强,“彼方有荣光”,在远方还有许多值得追寻的美好事物,哪能轻易言弃呢?

    彼方啊彼方,是心之所向的城堡,藏有着这世间我遗落的最动人的微笑,纵然陌上风雨透春衫,但是仍有朝阳会再起。为那山水更高处,忧喜誓相寻!

 

 

    作者简介:樊禄方 笔名:安风,一枚99后丧燃女青年,时常被无数事情烦死,却又总因瞬间的小美好而重燃希望,喜欢自在的生活,向往简单的快乐,愿在时光中不慌不忙的坚强。